管仲的名言 (带意思)

发布时间:2017-01-12 14:14:10       编辑:句文网

管仲的名言 (带意思),管仲是历史上齐国的一代名臣、能臣,政治能力卓越,从而将齐国带上了春秋时代的霸主地位,那么,关于管仲,他留下了哪些名言呢?我们一起来看看吧!

管仲的名言 (带意思):

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: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终身之计,莫如树人。

善气迎人,亲如兄弟,恶气迎人,害于戈兵。 《管子·心术下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心术下》。这几句大意是和颜悦色,善意待人,就会亲如兄弟;恶声恶气,粗暴待人,比使用兵器更加伤人。管子的这些话对当今的社交活动、公共关系和人际交往仍有重要的借鉴意义。作售货员、售票员、服务员、接待员的同志们,也不妨把它书之座右,付诸行动,对提高服务质量,改善经营将大有好处。

志毋虚邪,行必正直。

惰而侈则贫,力而俭则富。

俭则伤事,侈则伤货。

圣人能辅时,不能违时。智者善谋,不如当时。 《管子·霸言》

《管子·霸言》辅时:适应时势行事。违时:违背时势行事。

不能知人,害霸也;知而不能任,害霸也;任而不能信,害霸也;既信而又使小人参之,害霸也。

春秋战国·齐国·管仲霸是指称霸天下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不能知道人才,不能称霸;知道人才又不能用,不能称霸;用了又不信任,不能称霸;信任了又由小人参奏,不能称霸。春秋战国·齐国·管仲

不言之言,闻于雷鼓。

春秋·管仲不用言语的实际行动,就能像擂鼓一样震撼人心。

千里之路,不可扶以绳;万家之都,不可平以准。言大人之行,不必以先帝常,义立之谓贤。 《管子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》长达千里的道路,不可能用绳墨来拨直;大到万家的城市,不可能用准具来取平。这是说伟大人物的行动,不必拘守先例与常规,能立义就可以称贤。

务为不久,盖虚不长。 《管子·小称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小称》。为:同。“伪”。“务为”即作假。盖:遮盖。虚:虚假。这两句大意是:弄虚作假.时间不会太久;遮盖虚假的事情,时间也不会太长。常言说:“纸包不住火”,“雪里藏不住死人”,假的就是假,隐瞒不能持久。谁若玩弄小聪明,以为自已可以瞒天过海,自己作的假谁也不知道,那他就错了。可用以告诫那些弄虚作假的人不要自以为得计。

伐矜好专,举事之祸也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伐矜(jīn今):自大自夸。举事:办事.这两句大意是:自大自夸,喜欢独断专行。是办事情的祸根。骄傲自满的人,只相信自已正确,听不进别人的意见,遇事往往独断专行,盲目蛮干,这就必然带来挫折和失败,因此管子称“伐矜好专”为“举事之祸”,这在现实生活中不乏先例。~的古训,可以给我们鼓响警钟,引为鉴戒。

微邪,大邪之所生也。 《管子·权修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权修》。微:小。邪:邪恶,坏事。这两句大意是:小的坏事,是大坏事产生的根源。量的渐变必然导致质的突变。小事不注意,必铸成大错。可用于对谋事及修身的劝说。

观其交游,则其贤、不肖可察也。 《管子·权修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权修》。不肖:品行不好,不正派。进两句大意是:观察他所交往的是些什么人,就能看出他是品德好的人还是不正派的人。通过一个人的交往观察他的品德,不失为一种知人论世的方法。现在引用~时多用其贬义.与人们口头常说的“看看和他成天来往的是哈号人,就知道他是个啥东西”意思相近。

骄倨傲暴之人不可与交。 《管子·白心》 —— 管仲经典语录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白心》。本句大意是:骄纵、傲慢、急躁、暴戾的人,不可与他交朋友。骄傲自大,暴戾自负的人,听不进意见,容不得他人,和他交往必然没有好结果,选择朋友时不可不慎。

知子莫若父。 《管子·大匡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大匡》。本句大意是:没有比父亲更了解儿子的了。《管子·大匡》说:“~,知臣莫若君。”这是两句古语,《国语·晋语七》作“择臣莫若君,择子莫若父”,(左传·昭公十年》作“择子莫若父,择臣莫若君”,《战国策·赵策二》则作“选子莫若父,论臣莫若君”。现在人们还常用“知子莫如父”这句成语幕表现父亲对儿子的深切了解。

邪气袭内,正色乃衰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袭内:侵入体内。正色:健康的肤色。这两句大意是:不正之气侵入体内,健康的肤色就会衰褪。一切致病的不正之气,如寒、暑、风、霜、燥、湿等等,浸染了人的身体,人就会得病,而原先健康红润的肤色就会变为病容。要不得病,就要预防一切不正之气浸染人的身体。《管子·形势》云:“~。君不君,则臣不臣;父不父,则子不子……”,是用这两句来比喻说明位高者如果作风不正,位低者也会不安分守己;要得下正,先得上正。这两句可用以说明人要不病,就须预防邪气的侵袭,也可用以喻指要使下级作风正派,首先要上级作风正派;要使国家的政事清明,首先不可使不正派的人掌权得势等等。

起居时,饮食节,寒暑适,则身利而寿命益。 《管子·形势解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解》。时:按时。适:相适应。这几句大意是:日常生活按时,吃喝有节制,穿衣和天的冷热相适应,就会有利于身体健康,有益于长寿。这几句从起居、饮食、寒暖三个方面谈养生:起居定时,劳逸结合,生活规律;节料饮食,不暴吃暴喝,以免有损肠胃;适应时令的变化,使身体寒暖适度,保持舒坦。这样就有益于身体健康,有益于长寿。这几句可用于论养生,指导身体的保养。

福不择家,祸不索人。 《管子·禁藏》 —— 管仲名言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禁藏》。索:找寻。这两句大意是:福气不会自己选择人家,灾祸也不会自己寻人而降。无论是福气还是灾祸,都不会自动上门,而是由人的所作所为导致的。所以要获取幸福就要自己去努力争取,要避免灾祸就要自己去注意预防。

不作无补之功,不为无益之事。 《管子·禁藏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禁藏》。补:补益。这两句大意是:不要搞没有补益的工作,不要干没有益处的事情。《禁藏》篇是讲君主应当自我克制的。~两句是说圣明君主行事应讲究实效,不要搞没有意义的工作。现在可用以说明做事应该讲求效益,无益之事不可做,无补之功不可作,不能枉费精力,毫无所得。这个普通的道理,告诉人们在实际生活中一定要注意工作效益,凡是无益处的事,应该坚决停办。

小谨者不大立,訾食者不肥体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小谨:拘谨于小节。大立:成大事。訾(zǐ紫):据《管子集校》应为“飺”(cí词),嫌食,挑拣吃的。这两句大意是:拘谨于小节的人成不了大事,嫌食的人身体不会肥胖。谨小慎微的人胸怀不开阔,把眼界局限在小范围之内,不敢放开手脚大干,所以成不了大事。嫌食的人对食物挑挑拣拣,这也不吃,那也不喝,所以不会胖起来。这两句可用于劝人处事应从大处着眼,不要谨小慎微。

朝忘其事,夕失其功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早晨忘掉了他的事业,晚上就会失去他已取得的成就。此二句说明骄傲自满是事业的大敌。作者以“朝”、“夕”的对比,极言时间之短,失败之速。由于骄傲自满,多年努力获得的成功,毁于一旦是完全可能的。所以希望干一番大事业的人,必须兢兢业业,克勤克俭,决不能有一丝一毫寐痹松劲、骄傲自满的情绪。此句可以作人们的座右铭,引人警惕。

事者,生于虑,成于务,失于傲。 《管子·乘马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乘马》。务:致力。这几句大意是:各种事业总是产生于谋虑,成功于实干,失败于骄傲。任何事业的成功,都不会凭空得来,而是产生于深思熟虑和周密计划之中,凭借灵机一动,是勾勒不出宏伟的蓝图的。有了计划,还须锲而不舍地努力,克服种种困难,才能获得成功,获得成功之后,还须进一步努力,才能更上一层楼,若是踏步不前;事业不会有发展;若是骄傲自满,沉溺于声色,则事业一定会失败。~几句发人深省。

誉不直出,而患不独生。 《管子·禁藏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禁藏》。虚出:凭空得到。独生:无故产生。这两句天意是:荣誉不会凭空得到,祸患也不会无故产生。声誉的获得,必须有善行而且为大家所承认,所以说“誉不虚出”;而祸患的发生,可能是自已作恶的结果,即所谓“恶有恶报”,也可能出于疏忽大意,未能“防患于未然”。可见“誉”﹑“患”的产生,都是事出有因的。这两句可提示人们多行善,戒作恶;勤于事功,慎于防患。

天道之数,至则反,盛则衰。 《管子·重令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重令》。天道:此指自然规律。至:极点,尽头。这几句大意是:自然万物发展变化的规律是:发展到尽头,就会走向反面;发展到极盛之后,就会趋于衰落。管子认为:“天道之数”和“人心之变”是一样的,矛盾发展到一定阶段,在一定条件下就会各向其相反的方面发展变化。他说国家强大,人民富有了,国君就会骄傲,骄傲就会松懈怠惰,在国外脱离各诸侯国,在国内造成人民叛乱,国家就走到危亡时刻。管子注意到了事物发展的规律,其思想是很可贵的。这几句也可用以告诫人们办事要适可而止,不可搞过头,走极端。

海不辞水,故能成其大;山不辞土石,故能成其高;明主不厌人,故能成其众;士不厌学,故能成其圣。 《管子·形势解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解》。辞:推辞,拒绝。下同。厌:厌恶。下同。这几句大意是:海洋不拒绝点滴之水,所以能形成这么大;山不拒绝些许土石,所以能形成这么高;圣明的君主不厌恶人多,所以能统治众民;读书人不厌恶学习,所以能为圣人。这几句话给人的启示是:只有从点滴的积累开始,从平凡的小事做起,才能获得事业的成功;也就是说,只有量的积累才会带来质的变化。说理透辟,发人深省。

草茅弗去,择害禾谷;盗赋弗诛,则仿良民。 《管子·明法解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明法解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杂草不清除去,就损害庄稼的生长;强盗窃贼不消灭掉,良民就不得安生。欧阳修《祭丁学士文》说:“善恶之殊,如火与水不能相容”,可作这几句的注解。有杂草梯稗。一定会影响禾谷的生长;有奸宄盗贼,人民又怎能安居乐业?水火不能相容,草稗禾谷不能共生。盗贼良民无法共处。因此,农夫要除草以保护禾谷,政府应铲除盗贼以保护人民。可以此几句说明邪恶必除、除恶务尽的道理。

事将为,其赏罚之数必先明之。 《管子·立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立政》。为(wei围):做。明:讲清楚。这两句大意是:将要办什么事情.必须先明示奖惩条件,讲精楚办好了如何奖赏,办坏了怎样惩罚。《管子·立政》是讲君主临政应当注意与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的。~是说君主欲举事,事前就要发布具体办事的法令。用现在的话说,上级下选达任务时.应先将奖惩条例公布出来,以激威人们去立功受奖,鞭策后进努力向前。因赏罚之数事先公布于众,事后照章办事,得奖的人心安理得,受罚之人也无怨言。在实行承包,签订合同,明确责任制度,此名句可资参考。

凡将举事,令必先出。 《管子·立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立政》。举:办。这两句大意是:凡是要办大事,必须先制定、颁布法令。常言道:“没有规矩,不能成方圆”。要办理大事,不先制定、颁布法令,人们将无所适从。办事的意义、目的,怎样办事,办成了有什么奖赏,不成功有什么处罚等等,都应在法令上明确指出,使人们一目了然;事情完成之后,要依法给予奖惩,使人们知道以后应怎样做。可以此二句说明制定法令的重要性。

令则行,禁则止,宪之所及,俗之所被,如百体之从心,政之所期也。 《管子·立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立政》。宪:根本法令。俗:风俗。被:同“披”,指影响。百体:谓人体的四肢百骸各个部位。这几句大意是命令下达就立即执行,禁令颁布就即刻停止,凡是根本法令所及和风俗影响到的地方,就像人的四肢百骸服从于意志一样,这是为政所期望的结果。管子的《立政》篇,是讲述君主临政时应当注意并需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。要树立国家和君主的权威,就必须严明法纪,令行禁止,执行不苟。若有法不依,有令不行,地方各自为政,各行其事,拿就国将不国,君将不君了。个中道理,对建设和加强社会主义法治有借鉴意义,“令行禁止”的成语至今仍有生命力。

法制不议,则民不相私;刑杀不赦,则民不偷于为善;爵禄毋假,则下不乱其上。 《管子·法禁》 —— 管仲经典语录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法禁》。法制:法律制度。议:非议。偷:苟且,马虎,这里为“忽视”的意思。假:借。这几句大意是:法令制度不容非议,民众就不敢相互营私;刑罪不容宽赦,民众就不敢忽视为善;授爵赐禄的大权不借以送人,臣下就不会叛君犯上。《法禁》是讲立法行禁的。管子认为为了维护法制的严肃性和君主的权威性,法令一经颁布,就不允许说三道四私下非议;实行严刑峻法,不容宽贷,就使人不敢轻易干坏事。这些虽然都是为维护君权服务的,但对今天以法治国,进行法冶建没,仍有可借鉴之处。

令重于宝,社稷先于亲戚;法重于民,威权贵干爵禄。 《管子·法法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法法》。令:政令。宝:财物。威权:威望权力。爵禄:爵位俸禄。这几句大意是:国家的政令重于物质财富,国家的利益要重于亲戚的利益;法令比个人重要,威望权力要比贵族的爵位、俸禄更值得珍贵。这几句明确指出:法律是国家的根本,国家的利益高于权贵的利益,法律的尊严要高于贵族勋爵的地位权势,法令的价值要超出珍宝财物。也就是说,要使国家文明进步,必须实行法治。这个法,不受权贵的干扰,不为物质所收买,不为民众所胁迫,它凌驾于社会之上。管仲的“法治”主张,是针对儒家的“德治”提出的。有其历史进步意义。对近代人们提出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任何个人与法律相比,法律都具有更高的权威,不无借鉴意义。

罚避亲贵,不可使主兵。 《管子·立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立政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在执法时心慈手软,或偏私袒护不敢处理自己的近亲好友,或畏惧权势不敢惩罚达官权贵,这种人不能作三军统帅。作为统领军队的将领,必须做到执法如一,才能获得部下的拥护;得到部下的拥护,才能使上下一心,同仇敌忾。凡是统兵的将领,必须作到信赏必罚,尤其是亲朋好友、达官贵人触犯了刑律,肯不肯、敢不敢依法行事,是能否执法如一的试金石。可见以“罚避亲贵”与否作为择将主兵的条件之一,是十分恰当的。

量力而知攻。 《管子·霸言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霸言》。料:估计。本句大意是:正确地估计自己的力量,才能知道什么时候向敌人进攻最好。《管子》认为:“善攻者料众以攻众,料食以攻食,料备以攻备”,也就是说,一个好的将领,应在充分分析敌我力最对比,肯定自己的力量具有压倒优势以后,再发动进攻,对自己的部队一无所知,对敌人情况了解不明,就随意发动进攻,此乃兵家之大忌。《孙子》说:“知彼知己,百战不殆”,又说:“用兵之法,十则国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”,可见要根据敌情的不同,采用不同的战术,才能百战不殆。这几句可用以说明知己知彼为兵战的一项重要原则。

凡用兵者,攻坚则轫,乘瑕则神。 《管子·制分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制分》。坚:指敌军防备森严的地方。轫(ren任):阻碍车轮转动的木头,引申为阻碍。瑕(xia侠):指敌军防备薄弱的环节。这几句大意是:用兵打仗时,进攻敌人守备森严的地方速度就慢,进攻势必受到敌人的阻挡;而对敌人守备薄弱的地方乘机发起进攻,则收效神奇,可大获全胜。常言说:“兵贵神速”(陈寿《三国志·魏书·郭嘉传》),要想取得神速的效果,必须向敌人的薄弱环节迅猛发起进攻,否刚进攻速度受阻,攻势缓慢,慢则生变(如敌人增援部队赶来,加强守备力量等)。这几句说明应迅速攻击敌人的薄弱环节,速战速胜。

善用兵着无沟垒而有耳目。 《管子·制分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制分》。淘垒:指用于抵御敌人进攻的战壕和堡垒。这两句大意是:善于指挥作战的将领,宁可没有坚固的工事,也必须有了解敌情的谍报人员。《史记·李将军列传》载:“舍止,人人自便,不击刁斗以自卫,……然亦远斥侯,未尝遇害。”可见古来善战者,宁可取消防御工事的修筑,也必须要有部队的耳目——债察兵。当然,有条件时,二者应都有才好。可以此说明作战中侦察人员的重要性。

仓廪实则知礼节,衣食足则知荣辱。 《管子·牧民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牧民》。仓廪(1in懔):贮藏谷米的仓库。实:充实,满满地。这两句大意是:人们只有仓库充实了,才懂得礼节;只有衣食富足了,才懂得荣辱。这两句又作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(见《史记·管仲列传》引)。温饱是人生第一需要,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,人们才能建立起一定的道德观念,懂礼节,知荣辱。否则,为了生存,是什么都不顾的。本名句可供论述只有保证人民最起码的生存条件,才能稳定社会秩序时引用,还可供论述物质基础和伦理道德之间的关系时引用。

凡治国之道,必先富民。 《管子·治国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治国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凡是治理得比较好的国家,都遵循了同一原则,那就是必定要先使人民富裕起来。只有广大人民都富足了,国家才能繁荣昌盛,这是被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了的道理。因此,这条两千多年前提出的论断,今天仍有现实意义,可供论述党的富民政策时引用。

积于不涸之仓者,务五谷也;藏于不竭之府者,养桑麻育六畜也。 《管子·牧民》 —— 管仲经典语录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牧民》。不涸(he和):不枯竭,引申为取之不尽。这几句大意是:所谓把粮食积存在取之不尽的粮仓里,就是要努力从事粮食生产;所谓把财富贮藏在用之不竭的府库里,就是要种植桑麻,饲养六畜。管仲认为国家要安定稳固,最重要的就是要发展生产。在古代就是要发展农业、牧业生产,因为“农业是整个古代世界的决定性的生产部门”(恩格斯语)。人们都努力从事农业、牧业生产,那就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仓库。有了丰厚的积贮,人民丰衣足食、安居乐业,国家就会安定稳固。管仲这种重视发展农业生产,重视积贮的思想,无疑是正确的。

均地分力,使民知时也。民乃知时日之蚤晏,日月之不足,饥寒之至于身也。 《管子·乘马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乘马》。蚤晏:早晚。蚤,同“早”。这几句大意是:把土地分下去,实行分户经营,使人民自身抓紧农时。他们知道季节的早晚,光阴的紧迫和饥寒的威胁。管子很懂得农事的重要。要大力发展农业,莸得充分利用地利,充分发挥人力,即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。因此,管子主张“~”,把发生产和农民切身利益联系起来,“是故夜寝蚤起.父子兄弟不忘其功.为而不倦,民不惮劳苦。”意即:“这样,他们就能够晚睡早起,父子兄弟金家关心劳动,不知疲倦、不辞劳苦地细心经营。”管子的农业思想和他采取的把土地分给农民.实行分户经营的措施,不仅当时是进步的,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也不失其借鉴价值。

金与粟争贵,乡与朝争治。 《管子·权修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权修》。金:货币。粟:粮食。争贵:争比贵重。乡:地方。朝:朝廷,即中央。争冶:争夺治理权限。这两句大意是:货币与粮食互争贵重,地方与中央互争治理权限。市场商业发达了,货币的地位就重要,即所谓“金贵”;自然经济发达了,粮食的地位就重要,即所谓“粟贵”。地方作用大了.中央的作用就受影响;中央的权限大了,地方的权限就受限制。作者认为应当限制商业,不应使市场店铺成行,使农民弃农经商;认为朝廷应分权与乡,藏富于民。管仲这种强本抑末,把农业放在首位,充分发挥地方积极性,藏富于民的经济思想是可取的。但把发展自然经济与发展商业对立起来.只强调地方分冶的思想,从今天的角度看来是有片面性的。此名句启示我们要注意及时调整经济政策,发挥两个积极性,促进经济的全面发展与繁荣。

利之所在,虽千仞之山,无所不上;深源之下,无所不人焉。 《管子·禁藏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禁藏》。仞:古代长度单位,一仞相当于七尺,一说八尺。千仞之山:极高之山。探源:极深之水。这几句大意是:凡是有利的地方,虽然是极高的山,没有不可以上去的;即令有极深的水,没有不可以下去的。这几句以生动的比喻说明人们为了获得某些利益,往往表现出不畏艰难、不避危险的勇气和毅力。现在可供引用论述在各种经济话动中,应想方设法追求利润,尽力增加经济效益。也可反用其义,讽刺某些人为了自身利益,无所不用其极。

黄金者用之量也,辨于黄金之理则知侈俭,知岱侈俭则百用节矣。 《管子·乘马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乘马》。用:财用。量:计量。侈俭:奢侈与俭省。百用:各项用度。这几句大意是:黄金是计量财用的工具,懂得黄金的道理,就懂碍什么是奢侈和俭省;懂得奢侈和俭省,就能调节各项用度。《乘马》是一篇关于计算筹划国家一些重大经济,政治问题的专题论文,表现了管仲的政治思想和经济思想。管仲说,黄金是国家用来计量财用的工具,可以用它调节国家各项用度。国家用度过于俭省,黄金价格就低,各项事业不好办,对事业发展不利;国家用度过于奢侈,黄金价格就高,金价高则商品贱,对资源c不利。所以要掌握它的规律。“辨于黄金之理则知侈俭,知侈俭则百用节矣。”在现代社会里,各国都要有自己的黄金储备,用它来作为国际支付的储备金,并作为保证货币稳定的手段之一,这与管仲说的“黄金之理”虽不相同,但重视黄金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,古今有相通之处。

闻贤而不举,殆;闻善而不索,殆;见健而不使,殆。 《管子·法法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法法》。举:选拔。殆(dài代):危险。索:寻求。能:能干的人。使:使用。这几句大意是:闻知有道德的人不予荐举,听说有善良豹人不去寻求,见到有才能的人不予使用,那是很危险的。治理国家需要人才,人才是国家最宝贵的财富。如对涌现出来的人才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不礼贤,不重才,麻木不仁,浑浑噩噩,长此以往,国家就危险了。这几句用于说明对有德有才的人应该敏感,闻而选援,见而使用。

独王之国,劳而多祸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君王独断专横的国家,人民疲于奔命而国家祸端不断。君王独断专横,就听不进臣民的意见,许多政策、法令、措施凭个人主观臆断,就难免出现错误,内政和外交就会措置失当;人民被任意驱使,疲于奔命,不得安居乐业。其结果,会造成社会混乱,酿出祸端。这两句可用来谴责和批判封建的专制统治。

上下不和,令乃不行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。这两句大意是:上级和下级不和谐,政令就不能贯彻执行下去。上下相和,息息相通,政令就能通行。如果上下不和,心存芥蒂,各怀疑心,执行政令时就会遭到搪塞,敷衍了事。这两句多用于要求上级注意与下级的关系。

治国常富,而乱国必贫。 《管子·治国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治国》。治国:治理得好的国家。乱国:不太平的国家。这两句大意是:治理得好的国家常常是富裕的,而不太平的国家一定是贫穷的。国家大治,百姓安心生产,民富国亦富;国家动乱,田园荒芜,国库耗散,民穷国亦穷。这两句用于表示要使国家富裕,必须使国家稳定而有秩序。

利莫大于治.害莫大于乱。 《管子·正世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正世》。这两句大意:国家得利最大莫过于社会大治,祸害最大莫过于社会动乱。国家大治,社会稳定,人民安居乐业,生产发展,经济持续繁荣,这是国家所得到的最大的利。而国家动乱,人心惶惶,人民不能从事生产,经济衰败,这是国家最大的祸害。所以治国者应千方百计维护大治的局面。这两句用于明示要制治防乱,以维护国家最大的利益。

言不得过实,实不得延名。 《管子·心术上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心术上》。过:超过。延:谋求。这两句大意是:言语不得超过所述事物的实际,也不得以实际去谋求过分的名声。言谈要实事求是,所谈之言,所求之名,要与所论事物的实际相符。夸夸其谈,言过其实,妄得虚名,最终都会自食其恶果。这两句可用于强调言谈要实事求是,名实要相符。

政之所兴,在顺民心,政之所废,在逆民心。 《管子·牧民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牧民》。废:败坏。逆:背。这两句大意是:国家政事之所以兴旺,在于顺乎民心;国家政事之所以败坏,在于背乎民心。人民是组成国家的基础,国家的政事只有顺乎民心,符合人民的愿望,才能行得通,若背逆民心,不符合人民的愿望,就行不通。民心,决定着国家政事的兴废。这两句可用于论述国家施政不能违背凡民的愿望。

有道之君,行治修制,先民服也。 《管子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》善于治国理政的人,通过制定有效制度来管理国家,以达到众民皆服的目的。

忧郁生疾,疾困乃死。

疑今者察之古,不知来者视之往.万事之生也,异趣而同归,古今一也。 《管子·形势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形势》对当今有疑惑不解的事可以考察古代,对未来不了解则 可以考察过去.万事的本性,途径方式虽有不同,但总是同归一理,从古到今都是一样的.来:未来.往:以往,往古.生:读作"性",本性,属性. 趣:同"趋",趋向,引申为途径,方式.

衣冠不正,则宾者不肃。进退无仪,则政令不行。 《管子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》接待客人时衣帽不整齐,客人的态度也就不恭敬。在行动上如果不讲礼节,政令就不可能施行。仪表和礼节绝非小事,而是关系到待人接物态度的大问题。

一言得而天下服,一言定而天下听,公之谓也。

信不足,安有信。

天下不患无财,患无人以分之。 《管子·牧民篇》

春秋·管仲《管子·牧民篇》不要担心天下没有财富,关键是担心没有人经营管理(而使得财富在无形中流失)

粟者,王之本事也,人主之大务,有人之涂,治国之道也。 《治国》

春秋·管仲《治国》增产粮食乃是成王业的根本大事,是人君的重大任务,是招引民众的途径和治国的道路。

圣人畏微,而愚者畏明。

圣人若天然,无私覆,若地然,无私载也。

圣人能生法,不能废法而治国。

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,四维不张,国乃灭亡。

进退无仪,则政令不行。

今日不为,明日亡货。昔之日已往而不来矣。

法者,天下之仪也。所以决疑而明是非也,百姓所具命也。

法者,所以兴功惧暴也;律者,所以定分止争也;令者,所以令人知事也。

多言而不当,不如其寡也。

东海致比目之鱼,西海致比翼之鸟。

钓名之士,无贤士焉。

道德当身,不以物惑。

不务天时则财不生,不务地利则仓廪不盈。

不为不可成,不求不可得;不处不可久,不行不可复。

兵者外以除暴,内以禁邪。

众寡同力,则战可以必胜,而守可以必固。 《管子·重令》

军队不论人数多少,只要同心协力,就能战必胜,守必固。

管仲个人资料:

管仲(公元前719-公元前645年),姬姓,管氏,名夷吾,字仲,谥敬,被称为管子、管夷吾、管敬仲,颍上(今安徽省颍上县)人,周穆王的后代。是中国古代著名的经济学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,法家、道家。被誉为“圣人之师”、“华夏文明的保护者”、“华夏第一相“。

管仲少时丧父,老母在堂,生活贫苦,不得不过早地挑起家庭重担,为维持生计,与鲍叔牙合伙经商失败,后从军,到齐国,几经曲折,经鲍叔牙力荐,成为齐国上卿(即宰相),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第一霸主,所以又说“管夷吾举于士”。 大唐李靖有云“若乐毅,管仲,诸葛亮,战必胜,守必固,此非查天时地利,安能迩忽?”(出自《唐太宗李卫公问对》)

管仲在任内大兴改革,即管仲改革,富国强兵,重视商业,并因开创国营娼妓制度而曾被中国性服务业供奉为保护神。《战国策》、《国语·齐语》、《史记·管晏列传》、《管子》、《左传》等都有记载他的生活传记,《论语》、北宋苏洵的《管仲论》对管仲的事迹做出了分析和评价。

管仲的名言 (带意思)全文结束,更多更全的名人的名言相关内容请点击:名人名言!

更多相关内容:
分页: 1 2 3